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金羊網 08-13

                                          香港樂隊 Supper Moment:有舞臺有音響有觀眾, 我們就用心去“玩”一下

                                          文 / 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胡廣欣 實習生李嘉慧

                                          圖 / 受訪者

                                          時隔三年,香港樂隊 Supper Moment 再次來到內地演出,舉辦 " 一直相信 " 內地巡演,從廣州開始,在江門結束。這是 Supper Moment 第三次在內地舉行巡回演出,也是他們停留最久的一次——這次的內地生活接近半年。

                                          回到疫情前,Supper Moment 在 2018 年連開三場紅館演唱會,場場爆滿;2019 年又在澳門和佛山舉行了體育館級別的演唱會。對一支從地下走到主流的樂隊而言,這是一次里程碑。而在今年的巡演里,Supper Moment 重新回到 Livehouse,看似從頭來過,他們卻并沒有那么在意。環境在變,但他們對音樂的初心沒有變。正如主唱 Sunny 說:" 有舞臺、有音響設備、有觀眾,我們就用心去唱去演奏。"

                                          最近,Supper Moment 四位成員——主唱及吉他手 Sunny(陳仕燊)、貝斯手 CK(張祖光)、吉他手阿雞(梁爠鵬)和鼓手阿達(陳鴻達)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專訪。在內地生活的這半年,他們收獲了許多不同的演出機會、一批志同道合的音樂人好友,還有更多喜愛他們音樂的樂迷。此次采訪里,他們談及在內地生活和工作的體驗,回應普通話創作的爭議,以及一聊起來就會眉飛色舞的舞臺表演所帶來的樂趣。

                                          《羊城晚報》版面報道

                                          【關于巡演】

                                          從紅館重回 Livehouse,會有落差嗎?

                                          " 咦,有舞臺,不錯!玩一下!"

                                          羊城晚報:能開體育館級別的演出其實意味著樂隊的商業價值和演出實力都到了一定水準。但由于疫情等各種原因,今年又要重新回到小場地演出,會不會覺得有點可惜?

                                          阿雞:不同場地有不同玩法。比如在體育館,我們會玩一些比較有氣氛的歌曲,讓全場的情緒都可以高漲些。但在 Livehouse,因為跟觀眾的距離比較近,我們可以有更多的互動,我經常把吉他遞給臺下的觀眾讓他們彈。這種有趣的互動,在大場地是沒法實現的。所以我覺得每一個場地都有好玩的地方。

                                          羊城晚報:你們做過最好玩的演出是哪一次?

                                          Sunny:《世界變了樣》這張專輯出了之后,我們在香港做了第一個 3000 人售票演唱會。我們和團隊自然非常興奮,畢竟有 3000 人愿意花錢來看我們表演。但是演出過后第二天,我們要去另一個演出,在香港黃大仙的一個社區中心。我們演出的場地就跟《喜劇之王》里的街坊劇場一樣。舞臺前面有很多木凳,坐著的都是老人家。按照外界的想法,可能會覺得剛開完 3000 人演唱會,又要回去開社區中心,落差好像很大哦。但我們幾個只是覺得,咦,有舞臺,不錯!玩一下!

                                          主唱 Sunny

                                          阿雞:其實社區中心很難玩的,甚至比前一晚的演唱會更難。我們必須隨機應變,讓老爺爺和老婆婆都能開心看這場演出。

                                          CK:所以后來我們做了一場 free jam(即興),也就是說我們當時表演的音樂其實跟設定的曲目沒什么關系。我記得我們彈著《最后晚餐》的曲底,Sunny 走下舞臺,跟著音樂與老人家們嘮家常," 爺爺,你吃飯了沒???"" 婆婆,附近哪里買菜比較便宜?" 之類的。

                                          Sunny:可以明顯感受到整個氛圍開始熱烈了。到后來還有小朋友走上舞臺跳舞,整件事情都很神奇,是個非常寶貴的舞臺經驗。

                                          羊城晚報:回到這次 " 一直相信 " 巡演,你們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Sunny:我覺得是樂迷給我們帶來的能量吧。經歷了兩年的疫情,我們的線下演出少了很多。過去半年,我們跑了廣東省六個城市加上長沙這個湖南省的城市,讓我們重新熟悉起在舞臺上的感覺。我最記得,每次彩排的時候會看到臺下是空蕩蕩的,但是一到正式演出,燈光亮起、音樂響起,我們從舞臺上往下看,就會看到臺下滿滿都是人。這個場面會讓我們找回初心," 是喔,我們要做好每一場演出來回饋樂迷 "。

                                          羊城晚報:分享一下這次巡演中樂迷帶給你們的感動時刻吧。

                                          Sunny:這次巡演的歌單,我們放了很多首《Everything is you》這張專輯里的歌。這是 2020 年發行的專輯,我們第一次在內地現場把這些歌曲唱給樂迷聽,沒想到他們已經會唱了。而且我們收到過一條留言,一個樂迷說他用專輯里的一首《Yes I do》求婚了。后來在一次演出現場,我看見臺前有一對情侶,他們一起圍著一條我們的周邊長毛巾,非常陶醉地跟唱。我當時就想,用《Yes I do》求婚的樂迷會不會就是他們呢?這是我自己腦補的,我沒有去求證。但腦補永遠是最浪漫的嘛。

                                          阿雞:不知道那對情侶會不會看到這個訪問。如果看到的話,下次再來看 Supper Moment 的現場,記得舉個 " 是我們!" 的牌子。

                                          鼓手阿達

                                          【內地發展】

                                          跟廣東樂隊淵源挺深,演出機會更多

                                          " 相信自己的音樂有能力帶動觀眾 "

                                          羊城晚報:在內地生活了差不多半年,這段時間的生活節奏跟香港相比怎么樣?

                                          Sunny:最大不同就是見家人的時間少了,之后回到香港要補回來。另外做音樂的過程跟香港不太一樣?,F在我們四個人都住在同一區,很多時候會約在籃球場和茶餐廳見面。如果要做音樂,多數會去 CK 或者阿雞的房子,因為他們那里設備比較多。在香港我們有自己的工作室,而在這里就要用手頭的設備做到最好,這也是另一種體驗。

                                          不過在內地有更多不同的演出機會,也認識了不同的朋友。這些經歷對我們來說是很寶貴的,希望以后可以將這些感受通過音樂傳遞出去。其實我們做音樂都會受到很多人的影響,有來自前輩的影響,也有來自朋輩的影響?;ハ嘤绊懸菜愕蒙鲜亲鲆魳酚腥び趾猛娴牡胤?。

                                          羊城晚報:認識了哪些比較聊得來的音樂人?

                                          Sunny:這周跟打擾一下樂團做了雙專場,跟他們合唱了《幸福之歌》。當我們看到音樂人在自己領域里認真的一面時,很容易被他們感動。5 月份在廣州認識了堆填區、悶餅 Moonband、超級斬三支樂隊,大家圍在一起講音樂,互相交換專輯,聊聊各自近來的故事,非常開心。其實我們跟廣東樂隊的淵源還挺深的。我們跟吹波糖樂隊認識了很久(廣州本土老牌樂隊),他們的第一個 MV《愛麗絲夢游》里面的男主角就是我,哈哈。他們應該是我們在內地認識的第一支樂隊。后來 2014 年我們第一次來內地開專場,廣州站就跟他們一起表演。

                                          羊城晚報:香港樂隊在內地發展不是一件易事。前兩年大熱的音樂綜藝《樂隊的夏天》第一季第二季里,并沒有香港樂隊,也導致內地觀眾對香港樂隊缺乏認識。你們對在內地發展有什么期待?

                                          Sunny:我們從 2014 年開始在內地做專場巡演,當時是戰戰兢兢的,不知道內地樂迷對我們的認識有多少。但慢慢做下來,發現大家的看法或者口味都有相似的地方。內地越來越多人開始認識我們的音樂,或者通過我們關注到香港音樂。到現在也差不多有十年時間了,如今我們最想做的,就是讓更多非粵語區的觀眾認識我們。

                                          貝斯手 CK

                                          羊城晚報:這些年來在內地的演出里,有哪一次是讓你們最有成就感的?

                                          阿達:有一年的深圳熱波音樂節。我們本來是在副舞臺演出的,但主舞臺的壓軸嘉賓由于交通出了些問題,沒能按時趕到,主辦方就安排了一些樂隊先去主舞臺補位,其中就包括我們。臺下的觀眾都很期待壓軸嘉賓的登場,我們上臺調音的時候,有些觀眾馬上就給出不太好的反應。我們互相之間都覺得,嗯,這次表演有挑戰哦,一定要第一首歌就發放最大能量。結果我們真的做到了,觀眾到最后還喊 " 安可 "。這個音樂節有準備一些很大的球,就是可以在氣氛熱烈的時候扔出去給觀眾玩,在我們表演的時候,主辦方把球全部都扔出去了,觀眾更興奮了。后來我們被評為這場音樂節的 " 熱波之星 ",是對我們現場演出的肯定。這次表演挺難忘的,因為臺下明顯有很多不認識我們的觀眾,我們相信自己的音樂有能力帶動大家,也的確做到了。

                                          Sunny:當然也有可能是 " 撞彩 "(碰運氣),現場是很難預測的,我們真的不知道。(笑)

                                          【創作嘗試】

                                          普通話創作從黃俊郎葛大為身上 " 偷師 "

                                          " 把這些歌曲當成種子種在聽眾心里 "

                                          羊城晚報:2019 年的時候你們發了第一張普通話專輯《無盡》,大部分歌曲都是把粵語詞用普通話唱一次,這種做法在樂迷中間引起一些爭議。這張專輯是進入內地市場的敲門磚,為什么會選擇這種做法?

                                          Sunny:做這張專輯之前,我們和公司商量過。公司很欣賞我們的粵語歌詞,也覺得歌詞里的核心價值應該保留,并推薦給一些非粵語地區的朋友。所以我們就采用了這樣的方式,只是將一些用詞輕微地改動,盡量原汁原味地呈現給大家。這是我們做普通話作品的過程中收獲的其中一個經驗吧。這半年的巡演里,有時候樂迷會帶一些專輯來找我們簽名?!稛o盡》反而是簽得最多的。

                                          阿達:《無盡》這個專輯的目的,主要還是讓一些沒聽過 Supper Moment 的朋友接觸到我們的作品。我們會把這些歌曲當成一個種子,先種在他們心里,如果他們看了我們的現場演出,或許就會生長出小小的枝丫,會回過頭去品味粵語版本。比如我們之前提到的跟打擾一下樂團合唱的《幸福之歌》,他們唱普通話版本,Sunny 唱廣東話版,我覺得還挺有趣的。

                                          吉他手阿雞

                                          羊城晚報:上一張專輯《Everything is you》出了普通話和粵語版雙版本,兩個版本的歌曲順序正好相反,構成開頭和結尾相連的循環。做這張專輯,又給你們帶來了什么新的經驗?

                                          Sunny:普通話版專輯找了黃俊郎和葛大為兩位老師來填詞,我們一直有聽他們的作品,這張專輯里能有他們的想法在里面,我們都覺得很榮幸。這次的合作,他們有看到我們自己填的粵語版本,但是我們沒有給他們一個框,說你一定要往這一個方向去填。這張專輯的國語版歌詞更像是我們跟兩位填詞人互相碰撞出來的成果,所以你會發現那些歌詞的用字都跟以往很不一樣。對我來說,跟兩位老師合作是一份蠻大的禮物。因為我在樂隊里是主要負責填詞的,在他們身上我可以近距離地學習和吸收他們寫歌詞的經驗。

                                          新歌《太科學》

                                          羊城晚報:8 月 5 日推出了新歌《太科學》,也是一首普通話歌曲。有沒有把 " 偷師 " 回來的經驗用到這首歌里?

                                          Sunny:我填這首歌的時候的確比以前更得心應手??赡芤彩且驗樽罱v多了普通話,思維比較順暢了,寫的時候也比較快。這半年,我們花了更多時間去認識內地的文化,環境的確會影響我們的創作。希望往后不論是粵語作品還是普通話作品,我們都能有提升。

                                          羊城晚報:《太科學》這首歌的創作和制作過程是怎么樣的?

                                          Sunny:這首歌的雛形是隔離期間就有的。首先是 CK 給了編曲,我們聽了都覺得音樂很有科幻的感覺。由此而去構思歌詞。而在巡演期間,我們一步步將這首歌雕琢成型。所以整個過程中,除了我們四個人的想法之外,觀眾也無意間給了我們靈感。我覺得現在大家的生活里少了一些人情味,這首歌算是一個提醒吧,科技不斷進步,但我們要怎么建立一個更好的明天,是一件需要思考的事情。

                                          【音樂初心】

                                          希望能成為一支一起走到老的樂隊

                                          " 始終會在表演和音樂里找到好奇心和挑戰 "

                                          羊城晚報:《小伙子》《大丈夫》《幸福之歌》《無盡》…… Supper Moment 以前創作了許多聚焦普通人心聲的歌,鼓勵了很多人?,F在的創作會有意識地回應樂迷的期待嗎?

                                          Sunny:在我們做音樂的過程里,一開始是為了表達自己,但慢慢地也會問自己:我們想把一些什么想法傳達給觀眾?我覺得 " 愛 " 是我們創作的核心。不管用什么樣的形式,希望大家聽到我們的音樂之后,能感受到溫暖,感受到愛與被愛,尤其是更加愛這個世界。這是我們創作的初心。

                                          羊城晚報:Supper Moment 已經成立 16 年了。從當初一邊打工一邊做音樂,到現在成為全職音樂人,會覺得音樂已經變成一份工作了嗎?是否會有厭倦的時刻?

                                          阿達:我覺得到現在為止,我們四個都不會認為演出和做音樂是一份工作。我們真的相信能用音樂和觀眾溝通。

                                          Sunny:有人覺得一支樂隊變成職業音樂人,就會對表演和做音樂厭倦,這不過是一種刻板的想法。對我們來說,能夠站在舞臺上,能夠創作音樂,這就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為巡演彩排

                                          CK:需要跟我們相處過才能回答這個問題。感受是很復雜的,我不是圣人,當然不可能一點都不厭倦;但如果我說 " 厭倦了 ",這又對不起我的終身職業。

                                          阿雞:我們會累,但無論如何,現在做的事情仍然能給我們帶好的刺激。我們始終會在表演和音樂里找到仍能激起我們好奇心,或者我們想挑戰的事情。

                                          羊城晚報:你們希望 Supper Moment 成為一支怎樣的樂隊?

                                          Sunny:希望能成為一支一起走到老的樂隊。這是我們的共識。

                                          " 一直相信 " 巡演現場

                                          【快問快答】

                                          Q:在內地半年里,有什么最喜歡吃的特色菜?

                                          阿達:麻辣火鍋。

                                          Sunny:順德魚生。

                                          阿雞:白灼蝦。

                                          CK:什么都可以,無所謂。

                                          Q:如果樂隊是一個家庭,每個人分別擔任什么角色?

                                          阿達:我要做廚師,不洗碗的那種。

                                          CK:我負責管理車房。

                                          Sunny:我負責用錢。

                                          阿雞:我負責當寵物,可以從早睡到晚。

                                          Q:推薦你們最近喜歡聽的一首歌或者一張專輯。

                                          CK:打擾一下樂團的歌。跟他們做雙專場的時候,我每天都在循環播放。

                                          阿達:我也是。

                                          Sunny:一張是蔡健雅的《DEPART》,尤其是里面那首《讓浪漫作主》。另一張就是逃跑計劃的《回到海洋》,從我二月份來內地的時候就開始聽,到現在都還在聽。

                                          阿雞:Red Hot Chili Peppers(一支美國另類搖滾樂隊)的最新專輯,但不記得叫什么名字了,因為我對歌名和專輯名的認知能力很低,永遠記不住,只記得有 17 首歌。(注:阿雞提到的是 Red Hot Chili Peppers 的新專輯《Unlimited Love》)。

                                          以上內容由"金羊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金羊網

                                          金羊網

                                          華南地區最出色的新聞網站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女干部被蹂躏细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