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獨居女子在家門口裝攝像頭,鄰居告她要求拆除

                                          現代快報訊(記者 鄧雯婷 文 / 攝)隨著大家安保意識不斷增強,有的業主出于安全考慮,在自家門口安裝攝像頭,這樣是否侵犯了他人的隱私權?獨居的錢女士在自家門口裝了攝像頭,被隔壁鄰居告上法庭要求拆除。近日,南京市秦淮區人民法院審理了此案,法院會如何判決呢?

                                          在家門口裝攝像頭,兩鄰居鬧上法庭

                                          錢女士和趙某是南京市秦淮區某小區的對門鄰居,該單元為一梯兩戶,電梯門與趙某家門平行,與錢女士家門成斜角。錢女士于 2019 年搬入后,因自身防盜及安全需要,在自家門口上方墻角處安裝 360 度攝像頭,拍攝范圍為電梯口、樓梯口及兩家共用的空間,且能夠完整覆蓋趙某大門位置。趙某認為錢女士在其居所的公共區域私裝攝像頭,且 24 小時全天候監控,嚴重侵犯了趙某及家人的人身權利和隱私權。因此,趙某起訴要求錢女士拆除門口攝像頭,并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 1000 元。

                                          錢女士辯稱,雙方所住小區是老小區,治安不太好,且她一個人居住,安全問題很重要。案件審理過程中,錢女士已經在攝像頭外圍加了罩子,看不到趙某家門口,不可能侵犯趙某的隱私,請求駁回趙某的訴訟請求。

                                          秦淮法院經審理認為,錢女士門前的攝像監控裝置,其監控范圍包括趙某、錢女士共同使用的區域,且覆蓋趙某及其家人、親友進出趙某家的行動軌跡,其安裝行為并未征得趙某同意,使趙某及其家人的部分行蹤信息處于可能被他人知悉的狀態,違背趙某本人意愿,屬于對趙某隱私權的侵害。因此對于趙某要求錢女士拆除監控裝置的訴訟請求,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對于趙某主張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因其并無證據證明其精神受到嚴重傷害,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一審判決之后,雙方均未上訴,判決已生效。

                                          安裝攝像頭的行為超出合理范圍,法院判決拆除

                                          隱私權和個人信息保護屬于當今信息社會的重要議題之一,日益受到立法和司法的重視。行蹤信息屬于受法律保護的隱私權范圍之內嗎?承辦法官王小娣表示,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與私人信息秘密依法受到法律保護,而行蹤信息確實能夠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具有識別特定自然人的功能,屬于重要的個人隱私信息。居民家門口安裝攝像頭在保護自身居住安全方面具有一定合理性,但民事主體在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同時,也負有不妨害他人合法權益的義務,要在維護自身安全和尊重他人隱私之間取得平衡。本案中,趙某在錢女士安裝攝像裝置之后,覺得自己的日常出入受到監控,重要原因是錢女士安裝的攝像裝置所拍攝范圍是原告一家每日進出所必經之場所,全覆蓋錄制趙某出入自家房屋的軌跡,包括每天固定幾點出門,幾點回家,經常出入趙某家的人員有哪些,都在錢女士攝像裝置的錄制范圍里。

                                          王小娣表示,雖然錢女士安裝攝像裝置的初衷是為了防盜等自身安全考慮,但錢女士使用的攝像裝置是由手機控制,登錄互聯網使用,這樣導致趙某的行蹤軌跡不僅被錢女士個人知曉,也有可能暴露于網絡,更有可能被不良商家、個人或犯罪分子分析使用,使趙某的行蹤信息、私人生活及家庭財產處于不安全狀態?;谏鲜龇治龊涂紤],錢女士安裝攝像頭的行為超出了合理范圍,趙某不想被他人知曉的隱私處于隨時可能暴露的狀態,因此法院依法判決錢女士徹底拆除門口攝像裝置。

                                          法官:公民在自家門口樓梯間享有隱私權

                                          攝像頭拍攝區域是否屬于 " 公共場所 "?王小娣表示,傳統觀念認為公共場所和私人場所之間涇渭分明,隱私權保護也是 " 全有全無 ",兩相結合,便產生了如下認知 : 隱私權只存在于私人場所,而公共場所無隱私。本案的爭議為這一問題在司法實踐角度提出新的疑問,即在于公共場所的界定和劃分,從而這一問題涉及到公共場所中個人是否享有隱私權、公共場所隱私權的界定。" 公共場所 " 的界定,并不是一個徹底限制于法學的討論范疇,在此采取一個相對寬泛的界定,即公共場所為 " 社會公眾隨意進入的所有場所 "。

                                          王小娣表示,錢女士攝像頭所拍攝的區域與角度,表面上是公眾隨意進入的場域(介于小區并非完全封閉,且快遞員、保安、外賣員等可以隨時前往),但這一場所畢竟屬于常人所不至,當事人會保有相當程度的隱私期待。加之這一場所作為完全開放的公共空間(小區公區)與徹底的私人空間(業主家里)之間 " 過渡區域 ",往往承擔了大量的私人生活,如主客之間迎來送往等??梢哉J定,即便可以將自家門口樓梯間認定為 " 公共場所 ",但公民在此場所也應當可以享有充分的隱私權。因此,錢女士未經趙某同意安裝攝像頭,拍攝的內容包括趙某一家及相關人員活動軌跡等內容,即便拍攝區域可以認定為 " 公共場所 ",但從拍攝內容屬于私人事務,涉及到公民安寧生活,在非經本人知曉、允許的情況下不應當被記錄、收集、分析,應當納入隱私權的范圍為之保護。(文中案件當事人均系化名)

                                          (編輯 陳海靜)

                                          以上內容由"現代快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女干部被蹂躏细节小说